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P时生活 >东南亚朋友的公共图书馆半日游:藏书偏重生活主题,是否代表对外 >
文章信息

东南亚朋友的公共图书馆半日游:藏书偏重生活主题,是否代表对外

作者:   发表于:2020-06-15  分类:P时生活 

第一广场小书摊成形后,偶尔有外籍朋友过来捧场,尤其是印尼朋友,但随着书一本本被借出,我们也担心如果没有新进书源的话,难免会让借阅者感到乏味,因此除了持续宣传「带书运动」,我们也开始思考:行动图书馆是否能与真正的公共图书馆合作呢?

随着这一年在台中接触移民工议题,1095团队其实也走访了不少台中的图书馆,例如在北屯的新移民多元图书室中,就能看到许多新住民妈妈用很生动地肢体语言,透过朗读故事、文化节庆体验的方式,带领孩子们认识东南亚母国文化,但对于另一群在的外籍朋友,「移工族群」,这些图书资源却不易使用。

以北屯新移民多元图书室为例,申请借阅证需要「国民身分证」,如此一来无归化国籍的朋友们便无法申请了,因此我们转念,企图将这些长期束之高阁的东南亚语图书,用自己的借书证借出来,提供给在地的外籍朋友更多图书选择!

我们以台中市的「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作为示範点,当我们爬上五楼的外文专区,映入眼帘的是一整大排越南、印尼、泰国、缅甸、菲律宾、马来西亚图书,书册数量约8千册,面对这为数不小的数目,选书是一大考验,毕竟初次选书的都是我们「形同文盲」的台湾人。

但由于这些书只能在小书摊现场翻阅,因此我们首次的选书方向以轻薄短小、图多字量少的漫画、图鉴、流行生活、短篇小说等为主,我们一边开心地选书,也怀着困惑,担心这些书种能否合外籍朋友口味呢?想亲自带他们来选书的想法便油然而生。

东南亚朋友的公共图书馆半日游:藏书偏重生活主题,是否代表对外印尼大学生来第一广场小书摊看起报纸来了

成立第一广场小书摊的愿望,就是希望友善的书不停流动,也希望能为外籍朋友提供台中各式各样生活资源的连结,而「图书馆」就是一项生活资源。当我向印尼朋友们Dodo等人提出「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半日游」的提议时,他们都很感兴趣,同时我们也能藉机一窥图书馆的外语服务。

12月的第一个周末,我首先带领印尼朋友Dodo、Arief试水温踏进国资图的广场,「台湾阅读节」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许多亲子家庭在舞台下参与阅读活动,连续两天的阅读节,台上团体用讲座、朗诵、歌咏、戏剧的方式推广阅读。

1095团队的新住民朋友陈妍蓁也是讲师之一,陈老师用生动活泼的肢体语言表演印尼民间故事「Timun Mas」,这是一个勇敢女孩抵抗绿色大巨人的故事,听着听着,我也彷如回到孩童时期,那个曾经用纯真的心灵认识世界的女孩。

在台湾阅读节活动能听到爪哇民间故事,我们都觉得非常有趣!书的力量很神奇,不管是民间故事、小说还是传记,总能串起不同国家的人,共同讨论与交流。

东南亚朋友的公共图书馆半日游:藏书偏重生活主题,是否代表对外台湾阅读节陈妍蓁老师在台上载歌载舞

在馆外游蕩一阵子后,我们进馆办理借阅证,馆员向我解说规则,然后我再一边翻译给朋友听。原来在台的外籍人士使用居留证即可办理,而且还可以与悠游卡结合,一卡两用,挺方便的,最后馆员开心地从口中蹦出:Jakarta(印尼首都雅加达)!

这次带着外籍朋友来选书,其实我分外紧张,彷如国民外交般,倘若对方在这留下不好印象,难免自己会失望。Dodo和Arief翻着一些宗教性质的书、和一些幽默短篇小说,彼此小声交谈和微笑,就像一般人,想利用工作之余,去尝试公共的休闲资源。

这样的资源对于许多台湾人而言,已经过于方便与习惯,但对于外籍朋友而言,却连资讯的管道都不易取得,因此我们便容易忽略他们也有使用这类资源的权益,然后片面地定义他们的行为。

最后我请Dodo为小书摊选出一些书,提供给第一广场的移工朋友看。他一边慎重地选了一些短篇文集、电影原着小说,一边希望我们也来看看印尼怎幺透过电影处理多元文化议题,这次图书馆一游实在有好多收穫!

我事后询问他们喜欢这里吗?他们觉得这儿是个对外国人满友善的地方,但书种偏重生活面,这样的图书採购方向,是不是也代表一种台湾人对于外籍朋友的片面想像呢?

当我们要搭乘公车离开之时,我瞥见他在手机打下公车站牌名:National Library of Public Information。我希望这一趟图书馆之游对双方和紧张的图书馆馆员都有留下深刻的体验,这样的体验就是社会慢慢变友善的原动力。

东南亚朋友的公共图书馆半日游:藏书偏重生活主题,是否代表对外DoDo推荐的畅销小说,还有改编成电影呢